2万亿“救命”资金问题暴露:优亲厚友 一拨了之
发布日期: 2020-09-30 10:25:18 来源: 第一财经

为了支持基层政府做好“六保”工作,中央财政将新增2万亿元资金通过直达方式拨给市县政府,给困难企业和民众。为了督促地方花好这笔“救命钱”,财政和审计等部门正开展监督,近期公开披露了些问题。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这些问题集中在一些地方资金拨付比较慢,并存在“优亲厚友”、“一拨了之”等不良倾向,部分资金拨付没有按照要求直达受益人账户,或者用于规定用途。由于不少直达资金用于项目,受制于前期工作不扎实等因素,“钱等项目”现象有一定普遍性,短期难以真正形成实物工作量,发挥资金效益。

目前中央财政直达资金使用进度在不断加快,针对相关部门督查的问题,地方也正在积极整改。比如针对“钱等项目”,不少地方依法依规调整资金用途,以尽快将这笔“救命钱”花出去并花出效果。

严监管下问题开始暴露

疫情冲击下,基层财政收入大幅下滑,做好“六保”工作面临较大支出压力。为了缓解地方财力紧张,中央财政举债将新增的2万亿元资金全部给市县基层政府使用,并首次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将这笔钱快速直达基层政府,用于困难企业和人员以及重大项目建设。

为了督促地方花好这笔钱,国务院要求相关部门动态跟踪资金分配、拨付、使用情况,建立直达资金专项国库对账机制,做到账目清晰、流向明确、账实相符。

财政部通过新设中央财政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动态监测资金使用情况。财政部驻各地的监管局也对直达资金进行常态化监督。同时,审计署也启动了直达资金专项审计。

根据财政部驻部分地方监管局及审计部门公开披露的信息,前期问题聚焦在部分地方直达资金拨付比较慢。

中国政法大学施正文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财政资金拨付慢其实是一个老问题,原因较复杂,比如基层财政支出管理能力不够,不能够精准科学地分配好财政资金。这次中央财政直达资金体制是首创,基层官员需要时间来掌握这种新模式,而且这对最后真正分配资金的基层政府来说要求高、任务重、挑战大,因此一些基层出现资金拨付慢。

南昌市财政局局长万昱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财政资金与政策文件下达时间不够匹配。地方收到了直达资金指标,但未收到政策文件,导致无法及时根据文件精神分配资金。建议以后下达直达资金指标时,利用信息系统同步下达政策文件。

目前,相关部门已经督促各地加快资金拨付进度,这一问题已经得到缓解。根据财政部数据,截至8月中旬,在实行直达管理的1.7万亿元资金中,1.558万亿元已经拨付至市县财政,占比约92%,考虑到部分省级政府被允许预留部分资金用于救急,目前直达资金基本拨付至市县基层政府。

在具体直达资金拨付流程中,部分地方还被查出一些问题,这些问题相继得到整改。

湖南财政厅指出要坚决防止直达资金分配调拨中的“优亲厚友”“见事迟、行动慢”“一分了之”“一拨了之”等不良倾向。财政部广东、青海两地监管局均发现,一些市县没有按照要求将资金直接转给受益对象账户,依然违规先转给预算单位实有资金账户。比如广东某市将人工繁育野生动物处置补偿资金(抗疫特别国债资金)拨到该市林业局实有资金账户,未按要求直接拨付到野生动物养殖户账户。

施正文表示,直达资金拨付“优亲厚友”就是照顾人情关系来拨款,这种现象以前就存在,其实就是“跑部钱进”。公共财政资金分配不能厚此薄彼,应该一视同仁,以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资金分配也不能“一拨了之”,这是懒政,也没有履行好部门职责,应该加强对资金监管,提高资金使用效率。

“之所以要求直达资金直接拨付到受益人账户,就是为了避免资金被挪用,尽快将资金拨付到困难人员或企业手上。不仅仅省级财政要做好‘过路神仙’,不截留资金,基层部门单位也要如此,将资金尽快给到受益人手中。”施正文说。

“钱等项目”问题比较普遍

目前中央财政资金除了用于保居民就业、帮扶困难群众、保市场主体、保基层运转等领域外,相当一部分资金用到重大项目建设。但财政部门和审计部门发现,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是,直达资金到位后,相应的项目无法及时启动,出现“钱等项目”现象,影响资金使用效率。

一位西部基层财政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前期准备工作不到位,当地两个抗疫特别国债项目支出进度比较慢。另一位东部基层财政人士表示,由于上报项目时间紧,地方储备项目不充足,导致项目支出进度相对较慢。

万昱原表示,目前资金拨付与项目建设周期存在不协调的问题,主要是有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建设周期与直达资金的拨付时间要求存在差异。建议针对地方具体工作实际情况,对资金管理要求进行优化完善,如对抗疫国债建设类项目进度适当延长直达资金拨付周期等。

前述东部基层财政人士表示,目前省里要求在10月底直达资金支出进度达到90%左右。9月初省里通知各地市,今年确实支出不了的项目,可以调整用于其他符合条件的项目。

江西省审计厅查出部分地区抗疫特别国债项目预计年内难以形成实物工程量等问题,对此该省财政厅发文称,预计年内难以形成实际支出的直达资金及审计等部门指出的不符合规定项目,市县可调整用于其他具备条件的项目。

施正文表示,“钱等项目”是一个老问题,解决这一问题必须要扎实推进前期工作,做好项目储备。另外财政、发改等部门也要加强配合,将预算资金管理与投资规划管理相衔接协调。地方政府也要平衡好财政资金用于投资性支出和转移性支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减少对市场干预。

万昱原认为,目前直达资金考核制度还不够全面细化。直达资金的考核仅局限于各级财政部门,对主管部门和资金使用单位督促和约束还不够。建议完善直达资金监控系统考核制度。将有关主管部门和资金使用单位纳入考核范围,加大对其分配、支付直达资金等工作的督促和约束力度。

中央财经大学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直达资金问题与相应问责机制不健全有关。由于缺乏严格的操作程序要求,以及对操作不规范的问责机制,特别是来自受益方的问责机制,或者问责机制缺乏可操作性,必然会产生问题。如果问责机制不能解决好,以后还是会发生这些问题。另外,信息公开也非常重要,一切都在阳光下,问题就更容易解决。